董一凡:种族歧视事件频出揭示瑞典王国社会深层危害

近期,瑞典在对华问题上的连续错误举动引发中国关注。25日早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在微信公众号发文,敦促瑞典电视台深刻反省真诚道歉。使馆表示,我们注意到瑞典电视台娱乐频道节目负责人赫尔9月24日关于瑞典电视台播出辱华节目的声明及此前有关言论。正如我们严正指出,有关节目恶意侮辱中国和中国人,而赫尔的有关言论故意回避节目中的种族歧视言行,完全是狡辩和避重就轻。这样的“道歉”我们决不接受。

自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事件后,瑞典公营的瑞典电视台又炒作中国议题,播出一档严重损害中国主权和尊严的辱华节目。节目不仅在西藏、台湾等涉及中国主权问题上肆意妄为,同时极尽恶毒语言和造谣能事,严重抹黑当代中国人的形象及中国的外交人员。这种举动及瑞典此前的一系列涉华不良行为,表明了瑞典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仍有根深蒂固的土壤,且当前该国民粹主义崛起也发挥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作为西方某种扭曲性意识形态的糟粕,种族主义及排外主义有其历史渊源。从十九世纪欧洲流行的“黄祸论”,到近代纳粹德国鼓吹的“优质人种论”,从冷战期间的“麦卡锡主义”,到近年来西方舆论对中国外交和国际经济行为的偏向性解读,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一直在西方社会阴魂不散,荼毒民众思想。这也使得西方媒体普遍存在对中国的偏向性报道,戴着有色眼镜观察中国和中国人民。

而瑞典作为社会经济高度发达、偏安北欧一隅的国家,其在国家发展程度上的高度优越感,使得其乐于充当所谓民主、法制、人权卫道士的一面极为凸显。事实上,瑞典部分政客和媒体不仅经常站在所谓道德高地对中国进行评论,同时其外交官和非政府组织也常常对柬埔寨、缅甸等国内部事务“高度关切”,处处体现其发达国家的“优越感”和对落后国家的“指导与担忧”。在这种舆论环境下,瑞典媒体也多以转载西方舆论或采访异见人士来报道中国和发展中国家事务,宣传报道中国负面消息为其常态。正如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大使在接受瑞典媒体专访所言,瑞典媒体更多采访对中国有偏见的人士,对于中国使馆的采访报道请求,以增信释疑、增强相互认知却不予理睬。

从民众及基层层面看,瑞典对于中国人仍然有一定程度的歧视心理。桂从友大使在专访中提及,中国游客近年来屡屡在瑞典发生财物被抢、被盗等事件,然而瑞典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却不了了之。反观此前中国游客与瑞典酒店产生纠纷后,瑞典警方却行动迅速,不惜以粗暴手段对待游客,以维护瑞典企业的利益。从警方的行为可以看出,瑞典社会对中国人的歧视有其长期的惯性。

同时,瑞典的排华及种族主义糟粕也被近年来政治极右化、民粹化和极端化趋势所助推。金融危机以来,欧洲接连遭遇经济危机、难民危机及恐怖主义威胁,瑞典的经济、社会及政治环境受到严重冲击,民众在失业高企、国家财政状况恶化以及难民移民大规模涌入的进程中,个人利益受到损失。特别是在2015年难民危机以来,其接纳难民和移民人数可能已经超过40万。对于人口总量仅1000万左右的瑞典,人均接纳量甚至达到欧盟之首。移民难民的超预期涌入,不仅使得瑞典大幅扩大了财政支出,同时涉及难民及移民的恶性犯罪事件也频频出现,使得民众对于外国人及移民的观感大幅恶化。而宣扬本国利益优先、反对现政府移民难民政策的民粹主义政党则借助这种思潮推波助澜,从中渔利,其政治势力大幅增长。极右色彩浓厚的瑞典民主党在2010年首次进入议会,2014年成为议会第三大党,2018年大选中席卷62个席位,不断巩固在议会内的地位。瑞典民主党在近年来的“三连跳”即反映了瑞典极右势力不断上升发展的进程。在此背景下,瑞典的种族主义、排外主义等亦借机沉渣泛起,极端分子屡屡制造暴力事件,增加社会冲突与对立。2015年以来,瑞典已经发生多起当地人攻击移民难民或移民难民攻击当地人的事件。而此次瑞典电视台的辱华视频事实上也迎合了当下瑞典极右主义、民粹主义及排外主义上升的态势,满足极端排外分子的口味,为提高收视率不择手段。

可以看出,此次中瑞关系遭遇的一轮风波反映了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在瑞典社会荼毒之深,并且被政治极端化趋势所推波助澜。这些做法大大损害了瑞典开放、包容的国际形象,并对中国主权、尊严及中国人民的感情构成严重挑战。若瑞典不能及时反思近期一系列事件背后的意识形态余毒,将会影响中瑞关系的发展。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文章转自海外网)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